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腾讯朋友豆瓣网
主页 > 古典小说 > 谴责讽世 > 宦海升沉录 >

第十三回 纵刺客赠款南归 对强邻观兵中立

<<回目录

第十三回 纵刺客赠款南归 对强邻观兵中立

话说贾炳仁既担任前往行刺袁世凯,因什么事未干得来,就要失手呢?却为贾炳仁平日只是凭着一点愤烈之心,只愿把性命相搏,至于如何方能刺得袁世凯,却不曾计算;且直隶总督衙署森严,贾炳仁本不曾进去过的,如何能近得袁世凯?所以担任此事时,虽一团热心,及到中途,颇觉有点难下手之处。

因此忖道:“如事做不来,就牺牲了这条性命,实在可惜。若是到此时便反悔了,实惹天下人耻笑,这样就不是大丈夫所为。”

想到这里,即无退志,便鼓起余勇,直望天津而来。

因直督衙门,却有两处:半年驻于保定,就有半年驻于天津。那时直督恰可驻在天津地方,故贾炳仁到时,先在天津拣一间旅馆住下。心中正计算如何方刺得袁世凯,满意待他出衙时,迎面用手枪击他。想自己是曾经练过手枪的,准头命中,颇信得过。且除了枪击,就没第二个法子能近他身边的了。正想象间,忽闻金锣震动,呼喝之声,灌彻耳朵里。正问店中小厮是什么事,那小厮道:“并没别事,不过北洋大臣往租界拜会领事府,今欲回衙,经行此地的。”

贾炳仁听了,就起身向窗外张望,早见那一顶八抬大轿子,已经过去了,心中却道:“可惜,可惜!”又忖道:“自己若早到一天,打听得他往租界会客,今天就可干自己的事。今他过时,方知道是他经过,一点事也没有预备,亦没分毫布置,却行刺不得。今失此机会,又复待下次了。”嗟叹了一会,一宿无话。

次日即出外游行,欲打听袁世凯再于何时有事出衙。不想两三天总没消息,心上已不胜懊恼。那一无清早起来,旅店里早有红单派到,直督袁世凯因感冒告假,一月不理事。贾炳仁看了,心中顿吃一惊,因自己所要干的事,实不能告人,若在天津居住过久,必要动人思疑。今直督又告假一个月,想这一个月内,袁世凯必然不出衙门,怎能行刺得他?若再过一个月,盘川固然用尽,且恐误了事,如何是好?左思右想,计不如谋进督署,好亲自刺他还好。想罢,便拿定了这个主意。原来贾炳仁却有一宗绝技,凡文人志士,罕能做到的,却是飞檐走壁,上高落低,颇为矫健,故决意先进督衙,踏看地方,到次夜即行下手。且刺人者,用刀较用枪还有把握,所以贾炳仁就转这个念头,早拿定主意。

那日等到晚饭后,折到督衙左右,往往来来审视了一会。

只见督衙后壁,紧贴一间民房,却是营小贩的。时已入夜,各家都已闭了门户。是夜又值一月将尽,月色无光,更有微雨,路上行人绝少,贾炳仁便欲纵步跳上那间民房,然后转登督署。

忽见一个更夫击拆前来。贾炳仁恐为所见,却闪过一旁,让更夫去远后,走回那间民房附近。见侧边有一条石基,就踏上石基之上,翻身一纵,已登上瓦面。不想为时尚未夜深,那间民房内里,那些人还未睡着,听得瓦面响动,早已大声呼唤。

贾炳仁恐惊动别人,先闹出事,就不动声息,急折上督署后墙,却沿墙而进,已到督署上房瓦面。从窗口向下面一张,觉外面隔一道天阶,直出就是签押房。惟天阶上面,统用铁枝遮绕,颇难以下去。但见上房内,有儿个妇女还围在一张桌子上打麻将,旁边立着几个丫环递烟。那时国有微雨,上房内无人出进。贾炳仁却伏在瓦上蛇行,直过前座瓦面,再向下张望,正是签押房地方。只见袁世凯在灯下阅看文卷,旁边立着一个跟人。

贾炳仁看得清楚,觉此时下手最好。但各处天阶,俱用铁枝支搭,以外就有门户,俱已紧闭,反觉无从下手。心中自恨失此机会,计不如明晚再来,带些镪水,把铁枝弄折了,直下去取他一命,实在不难。想罢,便想仍沿旧路回,至那间民房瓦面上,然后转下来,已是二更有余,还亏没人知觉。回寓后,只托称游行街上才回。过了一夜,次日即购买镪水,预备晚间所用,惟望这一夜天仍有雨,好便于干事而已。

不提防自前一夜,贾炳仁纵上那间民房之时,已惊动内里的人。次早即探着瓦面,觉墙上尚有些脚樱况跳上之时,用力不免过猛,已把几块瓦踏破了。看过脚迹,直望督衙而去,心中益发诧异,少不免把此事对邻人及亲朋诉说。恰督衙那位伙夫到来,都是平日会谈惯的,就对他说及此事。那位伙夫记在心里,却回衙中将这一件事情报告。就由督署巡捕踏勘了一回,忖度此人登督衙瓦面,究有什么用意,料他次夜一定再来,即密嘱手下各人,分头伏在瓦面上窥探。

贾炳仁却不知道已经泄漏了事情,只等到夜分,依旧前往。

是夜路径较熟,直踩到签押房瓦面上,不想早被巡捕各人见着,却把暗号传告手下,即一齐动手。你道贾炳仁一个人如何走得脱?即被衙役拿下,急搜身上,并无一物,原来贾炳仁见衙役来捕时,已把镪水及小刀,概行丢掉去了,只道衙役搜不出凶器,也不敢(致)有什么大罪。忽闻一人呼道:“这里遗下有一把刀于呢。”贾炳仁听了,即知道被他们搜出利刃。自己所谋的事,料不能不认。当下即由差役押贾炳仁下来。那些巡捕已当这件功劳,料然不少(小),乘夜报知袁世凯,报道是拿了刺客了。

袁世凯听得,想了想,即令巡捕官独自进来,问个备细。

那巡捕官便把先一夜看出形迹,是夜派人侦察,当场拿获,便拾得利刃一柄,从头到尾,诉说一遍。袁世凯道:“既是如此,倒是你们小心可嘉。但此事总要秘密,不宜传出外人去。外人言三语四,弄得城中不安静。怕那时更有宵小之徒乘机教做谣言,不免居民皇皇,反为不美。你且退下,不要张扬。便是别人问起,只说没有这等事罢了。”巡捕官说一声“卑职知道了”,即退出来。

袁世凯令带贾炳仁进来,令将他身上搜过,并无凶器。即令各人退出,独自讯问那贾炳仁。时贾炳仁自忖被拿后,必不能免于一死,因是当场捉获,更搜得凶器的,还有什么可说?

只得立实主意,直供不讳。因此,到时立而不跪。袁世凯亦不强他跪下。那袁世凯道:“你独自一人,身怀利刃,到本衙瓦面上,要干什么事?”贾炳仁笑道:“自然是要来刺杀你的。

又何必多问?”袁世凯听了,登时面色一变,却道:“你好大个胆子!你既谋刺我,这罪案非同小可,你还敢直说出来么!”

贾炳仁笑道:“好大个人物,还说这些话!原来不值我一刺的。

须知谋刺你的事,我有胆子要干得来,难道没有胆子说得出。

若说句话还不敢,尚讲什么实行呢!”

袁世凯此时觉此人好生奇异,便问道:“你究是姓甚名谁的?”贾炳仁道:“我是姓贾的,名唤炳仁。今既被拿,欲杀便杀,还端详名字做什么?”袁世凯道:“父母生你,本望你有点成立的。你要干这些事,难道不畏死的?”贾炳仁又笑道:“我畏死便不来了。”袁世凯道:“你同党有若干人呢?”贾炳仁道:“总不能说得许多,只各干各事罢了。”袁世凯道:“现在来谋我的,又有几人呢?”贾炳仁道:“一人制一人,那消许多,只我一人到来,要干此事。今我既不幸被擒,只合杀我一人,不要株连别个,致为我一人累及无辜。”袁世凯道:“你还有点仁慈的心。但我有什么不是,却要来杀我?”贾炳仁道:“方今公理渐明,若那些只图高官厚禄,拥护一姓专制的君权,不谋国民平等的权,不还国民自由的福,是专制的民贼,我们便要杀他。”袁世凯道:“这样,内而北京,外而各省,凡在仕途中的,倒(都)要刺杀了。试问你们又那里刺得许多?”贾炳仁道:“愈执大权的,愈要先谋杀他。大人官镇北洋,握几镇兵权,若是念及国民,那一事干不得?你还只是随众浮沉,怕中国里头要杀大人的,不止我一人了。况新近发现一点事,大人的宗旨必要误国害民,大人想还记得。

袁世凯听到这里,反惊诧起来,口呆目定,好半晌方问道:“本部堂什么误国害民?新近发现的,又是什么事呢?”贾炳仁道:“大人真个不知么?现在政府里头,主张联俄,那个不知道是王之春提倡,你来赞成的?大人试想,俄罗斯是什么国?

既分割了波兰,又欲分割土耳其,近来蚕食蒙古,虎视满洲,狼子野心,还要与他联盟,正如引虎自卫。故先要谋刺王子春与你两人,好绝后患。”袁世凯听了,笑道:“你不知东京拒俄义勇队曾举代表来见我么?我那有主张联俄这等下策!我初只道你是有点见地的人,不想道路传言,就信为真,致自轻身命,冒险来干这等事。”说罢反大笑不已。

贾炳仁看了,也感触起来,暗忖:“袁世凯这人好生奇异,若别人做到总督地位,那个不小题大做,要杀人示威?今自己要杀他,又是当场捉获的,若在别人,无有不把极刑来处治自己的道理,他偏有一番说话,与自己面谈。我要杀他的,他不以为仇,反如此谦虚,实在难得。料他必有个深意。看来又不免要误杀他了。”想罢,即道:“大人既不是主张联俄,是我的错疑了。但错疑了联俄的人,也没有错骂那专制的民贼,我这点心却不易解的。”说罢,复仰天哦道:炸药轰开新世界,狂澜倒尽逆潮流。

此生羞读支那史,有几男儿识国忧。

袁世凯听到这里,也不免感触。细看那贾炳仁不过是二十来岁的人,却肯如此冒险,料他都是革党中人,要学俄罗斯的虚无党,来做暗杀的无疑了。细想他又像刘铁升、汤荣健之流,有点志气,亦有点胆量的,倒又可敬,就真诚说道:“本部堂说不是赞成联俄的,你有怀疑没有呢?”贾炳仁道:“这都难说,因我平生将己比人,向不好说谎,就向不疑人有说谎的,且我不曾把假话说来。若大人做这个地位,还说假话,就出人意外了。”袁世凯道:“本部堂今把你省释回去,你却怎样?”

贾炳仁又笑道:“这更是笑话。大人方问我同谋这件事的有若干人,还怕要株连党狱是真。我却是当场捉获的,大人如何肯放我?今我再实说,这件事只是我一人干的,不要再起株连,只望大人不加严刑责供同党,令我认供便是万幸。若说纵我回去,如何敢作此梦想?”袁世凯道:“本部堂若要株连时,早把你发具严讯了,你明明说各干各事,谋刺专制民贼,可知你党中不止你一人。但今不必多说。本部堂实借你的愚莽,又怕你的凶狠,只还敬你的胆志。今实在说,本部堂要捎捎释你回去。不要把此事张扬出来。但你被释后,要作如何举动,不妨实告。”

贾炳仁这时,觉袁世凯此话,真是开诚布公。料他真别有深意,这样如何好负他?因此直说道:“我被拿时,本不望有再生之日。惟若得邀大人高量,惮得重生,这点私恩,却不能不念。惟我宗旨不能改变,只自悔学问未优,作事不密,既已被捕,又靠省释于人。此后惟有埋名隐姓,老守田园,不复问天下事罢了。若感私情而变初心,慕势利而受驱策,是某所不能为也。”袁世凯道:“古人说得好,道是‘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又道是‘士各有志,不能相强’。足下此言,实如披肝沥胆,令人敬佩。但足下言不愿受人驱策,难道本部堂除了足下,就没人使任不成?总而言之,本部堂之意,务欲成全足下,万勿以他意生疑才好。”贾炳仁道:“大人之言,亦是实话。惟欲成全于我,敢问大人所以成全之道。莫不是听某一言,有感于心,故改念为国民造福,以成某之志乎?抑以某此来,甘蹈白刃,为聂政、荆卿之所为,今已被擒,故欲先杀吾首,使吾如荆卿一般,传之后世,因以成名乎?若是不然,有何成全之法,务请大人明示。”

袁世凯笑道:“足下所言皆非也。本部堂所处地位,不能行足下之志。故目下与足下宗旨不同。若谓必杀足下,然后足下成名,又万元此成全之法。昔张良矢志与韩报仇,终轻举妄动,而无济于事。本部堂虽不能比得秦皇,惟足下究与昔日张良相仿佛。故所谓成全足下者,亦如黄石公之成全张良而已。

本部堂虽无张良之才,但足下既怀救国大志,惟以血气用事,像东(朱)家郭解一流,究是没用的。是以本部堂决意将足下省释。此后望足下奋力于国家,仍须光明正大,若区区求刺刃于个人,事本无补,且足下纵轻于一死,试问足下有若干头颅,有若干性命,能死得若干次?若小用其才,自轻其命,此匹夫匹妇之气,若有志国家者可不必为。足下以为然否?”贾炳仁道:“大人既国土相许,那敢不勉。总而言之,大人行大人之志,某亦将有以慰大人成全之苦心也。余外倒不必多说。”袁世凯听罢大喜。

是时,已谈至深夜。袁世凯乘夜再传巡捕来见,密地再瞩咐道:“今日之事,千万不要传说。且此等事若太过张扬,反使鹤唳风声,愈为紧急,只可作为没事的,任他自兴自灭,较为上策。若是不然,要做打草惊蛇,怕暗杀之风日盛,连那些桀骜之徒,反要牺牲一命,从这里博个声名。那时刺客日多,只怕拿不胜拿,捕不胜捕了。”

巡捕听罢,只是点头无语。因袁世凯之言,他既不敢违抗,惟自己以为拿了这个刺客,当是一件绝大的功劳,好谋个奖叙,今袁世凯独不要张扬,这场保举,定是没望了,故此更不答话。

袁世凯默会其意,即说道:“论起这件事,都是你一片心,实在可龋今本部堂纵不把此事再提,将来必寻一个机会,好提拔你,以作勉励,你尽可放心。即衙内各人,你也提点他们,不要多说。你们既尽心衙内各事,本部堂自然有主意的。”那巡捕听罢,方诺诺连声的去了。

袁世凯即转回上房,拿了二千银子出来,全是西国银行的银票,即对贾炳仁道:“今有银子二千元,本部堂要送给你。

你明早速离此间,不要逗留。你拿了银子,若要归守田园,不问世事,尽可过活得去;若有心国家,就拿这些银子往外洋游学,他日成功,尽多合用之处。但须知丈夫做事,要正正大大,磊磊落落,不要徒轻性命,像那愚夫愚妇以死为荣,实不足取也。”说罢,即将银子交给贾炳仁。那贾炳仁一力坚持,口口声声说:“得留残生,已是万幸,再不敢领此巨款。”惟袁世凯苦苦要赠他,并说:“这二千银子虽少,正所以成全你一生事业。”贾炳仁被强不过,方才受了。并道:“某以血气用事,今番所遇若不是大人,恐今日在狴犴中,明日即登断头台上了。

”说罢,无限哀感。袁世凯复勉励一番而别。

自此,直督衙中都不提拿获刺客的事。只自贾炳仁被获那一天,传出之后,所有天津一带也哄传了,都欲听候着此案怎样办法。初时报纸方传遍了,过了两三天,竟绝无消息。有与督衙员役认识的,也来问及此事,倒答称是假的。过一会,渐渐不提,便当此是真正误传的了。

话休絮烦。单表当日联俄之议不成,俄罗斯已知道北京政府里头,用阴柔笼络不得,便欲用那强硬手段。因自中东战后,俄人恃着首倡仗义,替中国争还辽东半岛,所以索得旅顺租界及东清铁路,又借保护铁路为名,在满洲派驻护兵。

及庚子之乱,和约既成以后,北京政府本与俄国订明,那铁路护兵分三期撤退。到那时,俄国竟要违约。因他要寻东方根据,正欲借撤兵之名,多索满洲土地权利。不提防北京政府,又因国民纷说拒俄,所以只催俄人遵约撤兵,绝不敢割让权利。

俄人老羞成怒,不特不撤兵,反调护兵踞了奉天省城。经将军增祺再三诘问,俄人反怒增祺多事,也把增棋将军拘囚去了;更在清国陵寝地方移作兵房,百般欺藐。任清外部如何交涉,俄使总是不理。那俄人真是目无清国,以为可以任意占领。不料竟激怒了日本政府,因日政府前时已索得辽东半岛,忽被俄人强夺了去,一来畏俄国强大,二来与中国疲战之后,自不敢再惹俄人,是以隐怒,只与俄人订约,言明自后大家不得占取辽东,计前后隐怒十年。

日政府早料着与俄人终有一日要决裂的,就养精蓄锐,储蓄财政,增练水陆人马。又虑俄国地方寒冻,日兵知将来捱不得,故又在北海道练了一支奇兵,专能耐寒的,正要寻个机会,与俄人开仗,好雪从前殄夺辽东半岛之恨。恰可俄人踞了奉天,大背前约。北京政府无权无力,竟奈不得他何,日本政府就执前约,向俄人诘问。一面电令驻俄的日使,与俄政府交涉;一面又令外务省,与驻日的俄使交涉,要俄人退出奉天。不料俄政府全不以日本为意,且占踞奉天这件事情,论公理与及约章,固对不住清国,又对不住日本,本无言可答,惟有自恃强大,以为日本断不敢与自己抗争。故于日本政府所有照会诘问,只是支吾答复,弄得日本国民个个激愤。

日政府见民气可用,况又积十年来与俄国相仇的,今见俄人答复,绝无要领,料知一定要战,便外示和平,使俄人不做准备;且知俄国西怕利亚铁路,只成了单轨,远兵运粮,仍属不易。怕将来交通日便,更难与俄人开战,遂决于此时见仗。

躯俄人不以为意,益发示以畏战的形色,因国民愈愤,更把议院解散了。俄人因此更信日本真无战心,是以一切东方军备,只随意敷衍。

时北京政府因俄人不退,正望日本与俄人开战,故暗向日政府怂动,并愿合兵。惟日政府细付:“清国实是不能战的,若与之合兵,胜时便是两国破俄,不见得自己本领;若不幸致败,更以两国相合,且不能敌俄,更为失羞。至于日胜清败,俄人必单趋海国一面,更难以兼顾。”故一意不要清国帮助;即力清清国,如日用开仗时,务请清国守严正中立,不必与及战事。那清政府见得不要自己出兵,更为得法,自没有不愿。

果然,日政府最后发一道文书交给俄人,只让俄人把北满洲收为势力圈,要任日本处置朝鲜的事,又要俄人退出南满洲,限俄人四十八点钟回复。不意俄人实不自量,并欲鲸吞朝鲜,到期仍支吾答复日本。日皇便立刻复集议院,立时开仗。因清政府以有言在前,要守中立的,到这会自然宣布中立。恰那直隶地方,正与战地为邻,故这个严守中立的责任,又在袁世凯身上。正是:任把东辽开战务,反安中立作旁观。

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