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腾讯朋友豆瓣网
主页 > 子部 > 兵书 > 武经总要 >

前集·卷二十二

<<回目录

  北蕃地理

  契丹,其先与奚异种同类,俱为慕容氏所破,窜于松漠之地,后居黄龙之北辽泽间。辽泽去榆关一千一百里,榆关去幽州七百里,其地南接海,东际辽河,西包泠陉,北界松陉,山川东西三千里。唐置契丹王兼松漠府都督。光启中,中原多故,北边无备,其王钦德稍蚕食,达靼、奚、室韦之属咸被驱役,族帐寝盛。

  天?末,遂《冗辱》号。钦德政衰,别部酋长阿保机强大,乃攻渤海扶馀城下之,徙其人而尽有其他,又陷中国平、营二州。石晋有国,割幽蓟瀛莫涿檀顺新妫儒武云应寰朔蔚十六州赂之。周世宗复收瀛、莫,宋陷易州,后契丹尽有奚、达靼、室韦、渤海扶馀及中国十八州之地。其振武丰州,旧在胡中,而中国置吏领之,寻亦陷。其国东南界新罗熟女真,东际生女真,东北控黑水??,西抵夏国,西南距河东岢岚、火山、宁化军、代忻并州,南滨真定州西山界,泊保雄氵食州东南泛海至京东登、莱州。

  燕京州军十二中原旧地,幽州,古冀北之地,舜置幽州,东有朝鲜辽东,北有楼烦白檀,西有云中九原,南有滹沱易州。唐置范阳节度,临制奚、契丹,理幽州。自石晋割赂戎主,建为南京,又改燕京,东至符家口三百九十里,正东微北至松亭关四百五十里,西至牛山口百里,正西微北至居庸关一百二十里,东北至中京,出北门,过古长城,至望京,四十里。又过温馀河大夏坡五十里至顺州。东北过白屿河七十里至檀州,自此渐入山,五十里至金沟淀。入山诘曲,无复里堠。过朝鲜河九十里,至古北河口,两旁峻崖,有路,仅容车轨。八十里至新馆,过雕窠岭四十里至卧如来馆,又七十里至柳馆,过松亭岭七十里至?丁造部落。又东南行五十里至牛山馆,八十里至鹿儿峡馆,又九十里至铁浆馆。自北堑山七十里至富谷馆,又八十里至通天馆,又二十里至中京。南至雄州,出南门渡卢孤河六十里至良乡县,又过刘李河、范水、涿水至涿州六十里,又七十里至新城县,又四十里至白沟河,渡河至雄州。

  关口幽川,四面平川,无险阻可恃,惟古北口以来据其要害,可设兵屯置堡寨。

  唐范阳节度之地,古北口、松亭关、野孤门等路并立保障,至今古垒基堞尚存。

  有入番之路十数。

  大林口,幽州正南,东至盐泊,北至滦州石城县,西北至苻家口山路。

  待家口,幽州正东三百四十里,正东至滦河,即滦州,北至平州山。口之西属幽州,东属平州。

  松亭关,关东北五里至滦河关城,自幽州东趋营平路,甚平坦,自古匈奴犯边,多由此路。幽州东北四百八十里,北趋泽州路,至中京四百五十里,西至平川蓟州,有柜安、燕氐二山口,通车马。

  古北口,幽州正东二百七十里,在今密云县东北一百二十里,两旁陡峻,中路仅容一车,下有涧,巨石磊?鬼,凡四十五里。本范阳防扼奚契丹之所,最为隘束。

  得胜口,山口在幽州正北,山口盘道数层,俗名思乡岭。南至檀州,北至北安州。  宋王口,幽州北一百二十里,居宋王山,口之地属山后。

  曹王口,幽州微北一百二十里,居曹王山之北,属山后。  居庸关,幽州西北一百二十里,在今顺天府北,两山夹峙,一水旁流,关跨南北四十里,悬崖峭壁,最为要险,一路西至妫州,一路北至儒州。

  牛山口,在幽州西。

  紫荆岭口,幽州西南二百里,岭口之南属易州,北即山后蔚州界。  幽州四面州军涿州,古涿鹿之野,轩辕皇帝战蚩尤之地。汉高祖置涿郡,隋炀帝伐辽,开永济渠二千里,泛龙舟,通涿郡,是也。新城即古督尤亭之地。州之北有涿水、范水、刘李河入幽州界,南至莫州一百六十里,东北至水一百二十里。

  关一:

  祁沟关,东北至涿州四十里,西北至易州六十里。

  蓟州渔阳郡,隋置总管府,唐开元中分渔阳玉田县置州。东至平州三百里,西至幽州二百一十里,南至海口百八十里,北至废长城塞二百二十里,东南至平州一百八十里,东北至卢龙戍一百里,西北至檀州二百七十里。

  檀州,治密云县,汉李广弭节白檀是也。隋置州,为燕之边陲障塞。唐置威武军。东至蓟州二百一十里,西至幽州界,北长城四十五里,南至幽州五十五里,东北至长城障塞百里,西北至妫州二百五十里。

  顺州,治怀柔县,唐开元中置。东至蓟州百三十里,南至幽州九十里,东北至檀州八十里。

  平塞军,在涿州西南,北至易州四十里,南至广信军四十里。

  易州,汉涿郡固安县地,隋为上谷郡,唐武德中平窦建德,改为易州。石晋割赂北虏,寻为定武军节度孙行友袭取之,雍熙中再陷。有驳牛山、五回岭、易水、徐水,东牛栏二寨,南至莫州百八十里,广信军七十里;东北至幽州三百一十里;西北至紫荆岭一百里,趋飞狐口,至蔚州三百八十里;西南至定州百四十七里。

  滦州,治义丰县。唐末,刘守光据州叛。暴虐尤甚,营平之地於中国南为海隔,其民不得已归於北虏。会石晋割赂燕蓟易,定师三都,尽驱其民入契丹,因以乌滦河为名以居之,县邑犹不改望都、安喜之名,东北滦河(按贾耽所说,自蓟州西北一百二十里至盐城守地,又西北渡滦河至卢龙镇),西至石城九十里,南至海二百一十里,北至平州四十里。

  辽州,古辽西北之地,临渝关在州东北五里。先是平渤海,迁其民置州以居之,仍名其邑曰迁民。东至来州七十里,西至闰州四十里,南至海州三十里,北至利州四百五十里。  润州,卢龙塞,东北接辽东泽,唐光启中,契丹有营平之地,因渤海之叛,既讨平,迁其部落,置州以居之,取润水为名。东至辽州四十里,西至渝关四十里,南至海三十里,北至中京五百五十里。

  平川卢龙郡,汉属辽西郡,《三国志》曹公北伐乌丸,田畴从卢龙道引军,堑山堙谷五百里,登白狼山,即此路。隋置北平郡,有长城、临渝宫、碣石,有玄水、卢水、沮水、润水、龙鲜水、滦河,又有黄洛水,今有羊洛城。西至冀州三百里,南至海二百里,北至上谷口八十里,东北至渝关守捉百九十里,西北至卢龙塞二百里。  北安州,后魏置安州,筑城在幽州之北,正当松漠之地。契丹建为北安州,墨斗岭、牛山、会仙石、栾河、柳河皆在其境。东北至中京二百五十里,西南至古北口二百八十里,南至幽州二百五十里,西北至柳河五十里。  招延州,置州,以渤海部落居之。东至小凌河,西南至幽州四百五十里,南至润州界,北至泽州。  以上并幽州四面州军。

  西京州军十一云州云中郡,平城、白登山、单于台并在其境。唐置大同军,雍熙中,王师北伐,潘美、杨业并出云应路,连拔云应寰朔四州,师次桑乾河,会曹彬班师,遂不克守,迁四州民于内地。今契丹伪号西京。东取妫州路至幽州七百里,正西微北至单于都护府三百里,西南至代州界一百五十里,北至长城蕃界三百里,西南至并州七百里,西北至黑山七百里,东北至阳河曲蕃一百四十里。

  云州四面诸州妫州妫州郡,唐初置北燕州,贞观中改妫州,取城中妫水为名,涿鹿山、磨笄山、版泉在焉。石晋割赂契丹,周世宗时,戎主避归周之名,改为可汗州。东北至儒州二百里,西南至蔚州二百九十里,东南至幽州二百里,西南至代州四百二十里,东北至美女关百里。北至张说筑长城九十里。

  御夷镇,后魏筑长城,今契丹改为望云县。按《皇华四达记》:妫州北一百四十里至广边镇,一名白城,又东北五十里至赤城,又北七十里至镇城。陉山在镇城。西北即奚契丹避暑之处,今曰炭山。  蔚州安边郡,有胡卢河,即《周礼》并州沤夷川也。汉塞飞孤之口,言其隘也。有松子口,即古之松陉岭也。宋田重进将兵北征,牙将李存璋与契丹酋帅率夷民空壁来降,重进无一兵一矢之损,会幽陵不守,弃之。东至易州三百二十里,西至朔州三百八十里,西至代州四百六十里(贾耽曰:西行二百九十里至灵丘县,又二百里至代州),南至真定府五百里,北至天城军百八十里,东南至幽州五百里,西南至乱柳关九十里。  朔州,汉马邑城,唐初置州。西北四百二十里即单于台,东北四十里至白登山,桑乾河、参合陂并在其境。宋雍熙中,王师北伐围城,节度副使赵希贤以城降,会曹彬班师,寻弃之。东至蔚州四百里,西至黄河,南至南界草城川口四十里,川口至岢岚军三十里,北至应州二百里,东南至火山军界六十里,西南至神武县,自县至南界宁化军二十五里,西北至雪山百六十里,与岢岚军分界。

  新州,治永兴县,后唐同光中升为威塞军节度,以妫儒武三州隶之,契丹改为奉圣州。东即桑乾河源所出,东至妫川九十里,东南至幽州三百里,西南至蔚州百里,南至云州四百里。

  儒州,治缙山县,唐隶河北道,不知创州之由。东至望云县九十里,东南至幽州二百五十里,西至新州百二十里,西南至云州九十里,西北至九十九泉。

  武州,治文德县,旧曰毅州,长兴中改为武州,地有武川。石晋割赂胡中,改为归化州。南至新州七十里。

  应州,泊金城县,后唐天成中建为彰国军节度,以寰州隶焉。宋雍熙中,潘美乘云朔之捷,兵至城下,节度副使艾正以城降。东至云州二百里,西至黄河,南至朔州二百里,北至混源县八十里。

  寰州,治寰清县。宋雍熙中,大将潘美北伐,出雁门西陉路,与虏遇,力战至城下,州将赵彦辛以城降,会幽陵不守,弃之。

  振武军单于府,阴山之阳,黄河之北,汉遣因捍将军公孙敖筑塞外受降城,唐为振武节度,治东受降城,善阳岭、燕然山、李陵台、窦宪铭在焉。东南至幽州一千二百里,南至朔州三百五十里,北至黑沙碛石口七百里。

  安北都护府,唐朔方军,与突厥以河为界。北岸有拂云祠,突厥将入寇,先诣祠祭酹,牧马料兵而后渡河。张仁愿乘虚取之,河北筑城三所,以拂云祠为中受降城,与东西两城相应,皆据津济。开元中,丰胜二州界置都护府。东南至东受降城二百里,西南至西受降城百八十里,北至阴山八千里,西北至碛石口三百里。

  故丰州九原郡,隋开皇中置丰州。又云:唐贞观中,平突厥置州。天宝中,於木刺山置横塞军,寻改为天德军,郭子仪为之使,仍兼九原太守,以归附之众置都护府,惟领蕃兵。西受降城在州北河外九十里。

  戎狄旧地中京,旧鲜卑之地,在饶乐府西南,本奚王国牙帐之地。奚部落南距古北口,北距汉水,东即营州千馀里,皆其境土,后为契丹所并。景德中,虏王筑宫室城垣,建为中京,伪号大定府。东至营州界青山岭一百七十里,西即山后儒州界,东南至建州二百三十里,南至幽州九百里(一路由松亭关,一路古北口),北至上京六百九十里,正北八十里至临都馆,又四十里至宫室馆,又七十里至松山馆,又七十里至崇信馆,又九十里至广宁馆,又五十里至姚寨馆,又五十里至咸宁馆,又三十里渡汉石桥,旁有饶乐州,盖唐常於契丹置饶乐府,又五十里至保和馆,又七十里渡黑水河至宣化馆,又五十里至长秦馆,西二十里即祖州,又四十里至上京,东微北至木叶山五百一十里。  中京四面诸州泽州,松亭关北,辽泽之地。东至利州百里,北至中京百里,西至北安州二百里,南至平州二百五十里,西南至松亭关二百里。

  渝州,隋临渝宫之地,北控营平,历代置关戍守,今陷胡中置州,东至北海州,西北至中京百七十里,西至招延州四十里。黔州,虏王耶律德光初置,东北至望海峰五十里,东至显州五十里,东南至梁家务六十里,北至闾山县六十里。

  来州,号归德军,女真国五部落相率来降,胡中因建州以居之。东至隰州七十里,西至辽州七十里,南至大海四十里,北至建州三百五十里。

  利州,虏承天后所建,东至建州百二十里,东北至建州百一十里,西南至兰州六十里,南小凌河路至平州五十里,西北至中京百五十里。建州,胡中地,今号保静军节度,本辽西之地,德光立为州。嗣王即位(契丹号穆宗)三关之地复为周世宗所取,时江南诸国欲牵制中原,遣使赍金币泛海至契丹国,乞出师南牧,卒不能用其谋,入蕃人使舟楫水师悉留之,建州、双州、霸州并置营居之,号通吴军。东南至器仗山三十里,东北至霸州九十里,南至渝州五十里,西南至小凌河十里。

  兴中府,营州地,汉末乌桓鲜卑所居,唐平卢军节度使泊所,今号兴中府。

  东至辽河三百里,西至中京三百里,西南至建州六十里,北至湟水四百里(旧契丹界),西北至松陉岭百里,东南至安东都护府二百七十里,号平壤城,东北至白川州七十里。

  新州,本契丹国之地,东至微州二百里,北至永州三百七十里,西至惠州百三十里,南至霸州三百里。

  白川州,筑城在辽泽之中,东距医巫闾山,西至营州地。宜桑柘,民知织?之利,岁奉中国币帛,多书白川州税户所输云。东至黔州七十里,西至中京四百三十里,东南至宜州百里,西南至霸州七十里。

  宜州,按《皇华四达记》:营州东北八十里,凡九递至燕郡城,自燕郡东经汝罗守捉,渡辽州十七驿,至安东都护府,约五百里。今以契丹地图校,至东京五百二十里。  东京,即安东都护治所,州城即古之燕郡城是也。本辽之西地,汉魏间乌桓鲜卑所据,在营州之东,契丹置崇仪军节度。旧有江南水军,号通吴军,置营居之。东至医巫闾山,西至霸州二百里,南至锦州九十里。

  北白川州,辽州辽隧县故地,宋天禧中契丹建为州,仍曰始平军。东至乾州百二十里,西北至宜州四十里,南至海二百里,北至中京五百五十里,北至医巫闾山八十里。

  海北州,古城也,在辽河之西,沧海之北,阿保机建为州。东至锦州八十里,南至海百二十里,西北至中京五百三十里。

  晖州,胡中呼为晖州、禄州、穆州,并曰于越王城。耶律逊宁者,虏中大将也,蕃语谓之越王,不知创立之因。东至宗州,西至紫蒙川,南至酒糟河,北至潢水。

  禄州,东至曼头山,西南至晖州,北至梦送河。  穆州,东至医巫闾山,西至中京四百里,南至医巫闾山寨,北至酒糟河。  恩州,德光所建,本乌桓旧地。南至中京六十里,西至马孟山六十里,西北至曼头山三十里,山北至宜坤州五十里,西南至上京二百五十里,北至高州百二十里。

  惠州,阿保机所建,在鲜卑之地。宋景德中,初契丹入寇河北,德清军失守,俘虏人民於此,置城居之。城方二里,至低小,城内有瓦舍仓廪,人多汉服。东至新州百三十里,西南至中京百二十里,南至建州二百三十里,北至汉水石桥,至高州百五十里。

  高州,契丹收新罗诸国俘虏人民,置州以居之,仍置倚郭一县,以三韩为名。

  南至中京百四十里,东南至恩州五十里,西北至饶州六十里。

  东京,辽东安市城也。城之东即大辽河,城之西即小辽河。秦属辽东郡,汉属幽州,唐太宗平高丽,因名所幸山为驻跸山,山在东北。后为渤海国,契丹建为辽州,得其地为东京。岩州在其东,即李?所平白岩州也。《皇华四达记》曰:自安东府东南至平壤城八百里,西南至都里海口约六百里,西北至建安城约三百里,正南微东至鸭绿江北泊约七百里。今以契丹地形图参校,惟达安城不知处所,其他地形远近率同也。东至熟女真界约五百里,西至辽河百五十里,又八百八十里至中京,西六十里至鹤柱馆,又九十里至辽水馆,又七十里至闾山馆,在医巫闾山中,又九十里至独山馆,又六十里至唐叶馆,又五十里至乾州;微北六十里至杨家寨馆,又五十里至辽州;北六十里至宜州,又百里至牛心山馆,在牛心山北中,又六十里至霸州,又七十里至建安馆,又五十里至富水、会安至中京三驿程,各去七十里;南至平州五十里,自平州至幽州五百五十里;北至沈州百二十里;东南至鸭绿水九百里;西南至锦州四百里;东北至黄龙府七百里;西北至显州三百里。  东京四面诸州沈州,德光所建,仍曰昭德军,契丹旧地也。东至大辽水,水东即女真界,西南至东京百三十里,北至双州八十里。  韩州,在三韩之地,本州海西北边之邑,旧有三州,契丹并为韩州。东北至生女真界,西北至惠州九十里,西至辽河六十里,南至通八十里。

  同州,阿保机所建,仍曰镇安军,契丹旧地。东至生女真界,西南至东京二百里,西北至双州七十里,东北至集州七十里。

  耀州,地控新罗界,胡中要害之地。东至鸭绿江女真界,西至大辽,南至石城,北至东京百五十里。  信州,唐天后时置州,以处契丹失活部落,隶营州都督,明年迁于青山州安置。今契丹建为彰胜军。东南北三面至生女真界各三十里,西至逆流河七十里,东南至长春州百二十里,北至黑水河三十里,地有黄龙县(古渤海国之地,今虏中号黄龙府,自云高祖射黄龙之所,夸词也)。

  银州,阿保机所建,女真国旧地。东至逆流河五里,入生女真界,西至双州七十里,南至东京三百里,北至渤海州六十里。

  双州,契丹号保安军,有通吴军营垒。东至逆流河二里,入生女真界,西至辽州七十里,南至沈州七十里,北至渝州百二十里。

  贵州,古城,方二十里,曹魏时公孙康所据城也,汉乐浪等地。东南北皆生女真界,西至沈州八十里。

  显州,本渤海国,按《皇华四达记》:唐天宝以前,渤海国所都显州,后为契丹所并。又有集康二州,并拨属本州。东至辽州九十里,又三百九十里至东京,西至宜州百二十里,南至乾州七里,北至医巫闾山。

  乾州,在医巫闾山之南,古辽泽之地,虏主景宗陵寝在焉,今置广德军节度兼山陵都部署。东至显州八里,西南至银治寨二十五里,西至辽州六十里,北至兔儿桥四十里。

  宗州,在石熊山之阳,管熊山一县,古辽东之地。东至辽水,南至显州一百里,北至潢水。

  岩州,本高丽所据之地,唐太宗伐辽,师次白岩城下,因建为岩州。今契丹置兵屯守,州名不改。东至女真界百九十里,东南至东京五十里,南至集州,北至云山县。

  开州,渤海古城也,虏主东讨新罗国,都其城要害,建为州,仍曰开远军。

  西至来远城百二十里,西南至吉州七十里,东南至石城六十里。  来远城,虏中庚戌年讨新罗国,得要害地,筑城以守之,即中国大中祥符三年也。东至新罗兴化镇四十里,南至海三十里,西至保州四十里。

  保州,渤海古城,东控鸭绿江新罗国界,仍置榷场,通互市之利。东南至宣化军四十里,南至海五十里,北至大陵河二十里。  吉州,三韩古城也,契丹置兵防控新罗诸国。东至石城,西南至鸭绿江,东至大监州百里,西至海。

  盐州,三韩之地,旧有城邑,置兵防制新罗诸国;又有小盐州,相去八十里。

  东至保州,西至海,南即海,北至小盐州。

  锦州,辽西之地,南至大海,北距柳城,阿保机建为州,今号临海军。东至显州二百里,西南至严州百七十里,南至大海三十里,北至宜州百二十里。

  严州,柳城之南,古辽西之地,阿保机建为州。东至锦州百七十里,南至海四十里,北至霸州二十里。  隰州,虏主隆绪建为州。东至海二百里,西至来州八十里,南至海五里,北至建州三百三十里。  上京,潢水之北,东际辽河,西包冷陉,南与奚人部落相接,距幽州一千七百里。本鲜卑之地,君长姓大贺氏,有八部,唐贞观中,诸部咸请内属,乃置松漠府以居之,赐姓李氏,兼松漠都督。至阿保机,始私立年号,称大辽国,建所居部落为西楼,有楼数间而巳。后燕人所教,乃为城郭宫室之制,邑屋门皆东向,如军帐之法。至德光,建为上京,置临潢府。东至潢水二百一十里,西南至饶州三百里,西至盐泊八百里。

  上京四面诸州长春州,契丹国旧地,仍曰韶阳军,亦为罪谴者配隶之所。北至黄龙府百里,东北至龙化州四百里,南至微州三百五十里,西南至新州四百里,西北至上京二百里。

  永州,在木叶山之阳,潢水之北,契丹国旧地也。一路西北至韩浞二百里,一路西北至上京三百里。

  乌州,本契丹国旧地,为乌素部畜牧之所,今建为州。惠南至群鹿二十里,东北至遂州七十里,北至鸭子河三十里。

  龙化州,州在木叶山东千里,阿保机始置四楼,此即东楼也。会病卒,葬于西南山,即今祖州也。以所卒之地置州,曰龙化,即此州也。东至泉州二十里,西至降圣州五十里,西南至新州四十里,南至遂州二百里,北至梦送河五十里。

  降圣州,契丹国旧地,东至辽河,西至野狐山,东南至晖州三十里,南至平顶山,北至龙化州五十里。

  宜坤州,契丹为启圣军节度,即应天太后所主地也。东至长泊十五里,西南至上京二百里,北至蹈弩河二千里,河北至大水泊五十里。

  祖州,阿保机既创西楼,又于西南筑一城以贮汉人,今名祖州,在唐置饶乐府西北祖山之阳,因为州名,阿保机葬所也,今号天成军。南至饶州百八十里,北至上京四十里。

  怀州,契丹号奉陵军,州将兼少陵都部署,即虏主德光葬所也。东南至中京三百五十里,西至平地松林四十里,北至潢河十里,河北至上京百五十里,西北至达靼国三百里。  庆州,契丹旧号黑河州,置州在黑山之阳,北至黑山三十里,即虏主隆绪所生也,近年改为庆州。东自金河馆至曼头山,西鞑靼国界,南至潢水二十里,北至室韦国七百里,东南至上京二百五十里。

  饶州,唐建饶乐府都督,以处奚人部落。契丹建为饶州,在潢水之北石桥旁,以渤海人居之。西南至平地松林百里,南至中京五百里,北至?它河十里,东北至上京三十里,西北至祖州七十里。

  通州,夫馀国,在高勾丽北,本?貊之地,其国长城之北,西与鲜卑接,地方二千里,后为渤海国。阿保机平之,为东丹王国,今改为通州,仍名曰夫馀府。

  蕃界有名山川阴北,东南至云州六百里。秦始皇平天下,北却贼兵,筑长城,渡涿河,以阴山为塞是也。前汉侯应曰:北塞至辽东外,有阴山,东西千馀里,草木茂盛,多禽兽,本冒顿单于依阻其中,理作弓矢,常出幽州为寇,是其苑囿也。孝武斥夺此地,然后边境少安。长老言:匈奴失阴山之后,过之未尝不哭。周隋间,突厥复治焉。

  炭山,本匈奴避暑之处,地多丰草,掘丈馀即有坚冰。贾耽所说:妫州西北八百里至陉山,即奚契丹避暑之处。唐史载契丹之地,西至冷陉是也。今胡中目为炭山,近更名{霍又}山。自幽州西北路清河馆,即居宝关雕巢馆,赤城口始有居人,望云县、受赐川凡十日程至炭山。  木叶山,本阿保机葬处,又云祭天之所。离中京皆无馆舍,但宿穹帐。将至山三十里,始有居人瓦舍僧居。又历荆榛枯草,复渡土河,始至焉。初阿保机强盛,于木叶山置楼,谓之南楼;山北置楼,谓之北楼;大部落东千里置楼,谓之东楼;今上京置楼,谓之西楼。四时游猎于四楼之间。西至上京三百里,南至中京五百一十里。  长白山,在女真故会宁府南六十里,横亘千里,高二百里。草木乌兽尽白,故名其颠。有潭,周八十里,南流为鸭绿江,北流为混同江,东流为阿也苦河。

  曼头山,羌戎之地有曼头山,在甘肃州界;今北土亦有曼头山。南距潢水,本契丹之地,虏主避暑之处,今更名大安山。渡蹈弩河,北至大水泊,南至小东京,东至宜神州,西至木叶山。

  鲜卑山,柳城县,秦汉时鲜卑所保。

  医巫闾山,《周礼》曰:东北曰幽州。其山镇曰医巫闾山,其川曰奚养,即辽东山也。唐筑巫闾守捉城,契丹改为闾州,又置乾州、显州,在山之南,二州相去七里。

  首阳山,古孤竹国之地,伯夷、叔齐,孤竹君之二子,饿死首阳山之下,即此山也。

  碣石山,地里志:碣石山在右北平骊城县西南。汉武帝登之以望巨海,而勒其石。枕海有石,如甬道,数十里大。石如柱形,世名天桥柱。

  十三山,北医巫闾山,南距大海,东至东京,西小辽水。

  狠山,北黑山,东祖州。

  驻跸山,在东京之东,唐太宗驻跸之所。

  墨叫岭,亦名庆云岭,在得胜岭北百二十里,唐置墨斗军,使御捍奚界。

  鸭绿水,高丽国西,源出??白山,水色似鸭头,去辽东五百里。高丽之中也,此水最大,波澜清澈,恃之以为天堑,水阔三百步,在平壤城西北四百五十里。水东南二十里分界,至新罗国兴化镇;自黄土岩二十里西北至东京八百五十里,南至海六十里。

  辽水,在汉乐浪玄荒之地,东西四百八十里。《水经》云:大辽水源出??国西南山,南流会白枪水,至安市城。今号东京小辽水,源出辽山西南。流与天梁水会,在国西也。

  潢水,出西北塞外,不知发源之所,水北即紫蒙川,有石桥,本契丹国旧地。

  蹈弩河,源出木叶山,东流入鸭子河,在曼头山北。  易水,源出涿郡故安县,东流过武遂、西山、范阳、容城。

  桑乾河,湿水源出雁门,东流与桑乾水会。马邑川水,出马邑西,东流至易州、幽州东南隅,东入于海。

  巨马河,出代州郡广昌县漆山,即漆水也,有二源,俱出深山,过容城北,东入于海。  白马淀,秦起塞,西自临洮,北临沙漠,即此也。  金河泊,唐开元中胜州置阳寿县,后改名金河,今属振武。隋大业中,炀帝亲巡,溯金河而东,北幸突厥启民帐是也。泊东西二十里,周围十里,上承紫河汊蒙水西流入河。

  长泊,周围二百里,泊多野鹅鸭,戎主射猎之所。道出中京之北四日程,经榆林馆、饥鸟馆、香山子馆,南北即长泊。北至上京八百里。西至宜坤州十五里。

  九十九泉,《水经》曰:阻阳城东八十里,有牧牛山,山下有九十九泉,即沧海之上源也。后魏多住九十九泉,虏主每南牧,多聚谋,即此。南至云州,北至炭山。

  鸳鸯泊,在狗泊西、盐泊东北,西南至幽州千三百里,南儒州佛峪岭,至泊八百里。东南妫州枪竿岭,至泊千里。

  清泉淀,幽州西北清河馆,至清泉淀三日程。

  尼姑河,《水经》曰:姑河从塞外来,一曰姑水。出御夷镇北九十里,过鱼阳,南与温馀水合为姑河。今号尼姑海口。  大盐泊,周围三百里,东至上京一千五百里,契丹中更名广济湖,虏中呼为縻到斯袅。滦州东南亦有大盐泊、小盐泊,南接汉界。

  小盐泊,周围百里,东至上京二千里,契丹更名惠民湖。落黎泊,东至炭山,西至盐泊,南至退军部落,北至狗泊。

  大水泊,周围三百里,至上京五百里,南至幽州千三百里,虏中呼为撒得袅。

  一在曼头山北,西至水叶山,东至鸭子河。

  鸭子河,在大水泊之东,黄龙府之西,是雁鸣生育之处。放马泊,番子中呼为招讨放马泊,在天德之北。

  轩车泊,周围三十馀里,南中京,北上京。

  驴驹儿河,源出塞外,在契丹国西北,契丹命齐王妃与楗览捍达靼,即此也。

  狗泊,西鸳鸯泊,北达靼国界,东南炭山。

  平地松林,东至怀州四十里,西南至幽州十七百里。

  紫蒙川,秦制三十六郡,北沙漠,即紫蒙北白马淀是也。伪燕慕容?世居北夷,邑于紫蒙之野,元康中定都大棘城,在大漠之南。唐营州节度张守?破契丹,出师次于紫?川,大阅军实。

  奚、渤海、女真(始末附见)

  奚,本匈奴别种,牙帐在东湖之地,酋长号王,唐制兼饶乐府都督,居阴凉州。东至营州五百里,西南至幽州九百里。后徙居琵琶川,在幽州东北数百里,古北口之北。天?初,契丹渐盛,遂受制焉。或徙居于妫州,依山而居之,有东西奚之号。今契丹尽取奚之故地。  渤海,夫馀之别种,本?貊之地,其国西与鲜卑接,地方三千里。唐平高丽,就平壤城置安东都护府统之。万岁道天中,契丹攻陷营州,??酋人反,据辽东,分王高丽之地,渤海因保挹娄故地,中宗封为渤海郡王,兼汴州都督。天成初,契丹阿保机兵力雄盛,东北诸蕃多臣属之,以渤海土地相接,有吞并之志,攻其国夫馀城下之,立长子突欲为东丹王,领兵守之。  女真者,渤海之别种也,契丹谓之虏真。地多山林,俗勇悍善射。后有首领三十,分领其种。地多良马。宋初,来贡方物。建隆中,诏登州沙门岛人户,置舟楫济度女真马来往。淳化中,契丹怒其朝贡中国,去海岸四百里,置三城,以兵三千,绝其贡献之路。今附契丹者,为熟女真。置一十八州:耀州、?宾州、海州、铜州、教州、崇州、兴州、荆州、荷州、朝州、卢州、宾州、邮州、铁州、定理州、怀北州、麓州、广州。居于东京三面,皆侨立州立名,民籍每州千户至百户,馀依山林。不服从者,谓之生女真。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