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腾讯朋友豆瓣网
主页 > 子部 > 兵书 > 武经总要 >

后集·卷二十一

<<回目录

  六壬占法

  六壬之说,出于阴阳家流。按太衍数云,天一生水,始于北方。许慎《说文》曰:水者,准也,生数一,成数五。以水数配之,为六壬也。又曰:昔轩辕帝,受式于玄女,离为三品,以法三才,率以五行灾祥言之。夫临戎对敌,洞究术数,辨休生而去拘忌,则天人之际,有以相助欤。  出军决胜杂占凡六壬之法,先求日宿之宫而为将,次取于日辰。其日辰阴阳,共为四课。

  将者亥为登明,古书皆云为正月将,今引而证之。昔后汉太元初年,丁丑冬至之日,日在斗宿二十度。至宋度历,甲申,崇天历冬至之日,日在斗宿五度八十四分。比验可以知之,经一十九甲子一千一百四十八年,太阳行度退缩不及者,十四度有奇零。每八十五年退一度,每年不及者一分差矣。今即不指定亥为登明,正月将值太阳,行黄道八宫,则为其将皆无差失也。自庆历四年甲申岁逐月中气后太阳黄道八宫,所用神将,列之如左:雨水正月中,日在危十五度四十九分,后一日入双鱼宫,其神登明。

  春分,二月中,日在奎二度四分,后三日入白羊宫,其神天魁。  谷雨,三月中,日在胃一度五十三分,后五日入金牛宫,其神从魁。

  小满,四月中,日在毕五度九十六分,后五日入阴阳宫,其神传送。

  夏至,五月中,日在井八度四十分,后六日入巨蟹宫,其神小吉。大暑,六月中,日在柳五度二十八分,后三十日入狮子宫,其神胜光。

  处暑,七月中,日在张十二度二十三分,后四日入双女宫,其神太乙。  秋分,八月中,日在轸四度九十三分,后八日入天秤宫,其神大冲。小雪,十月中,日在尾初度五十分,后八日入人马宫,其神功曹。  冬至,十一月中,日在斗五度八十四分,后四日入磨蝎宫,其神大吉。

  大寒,十二月中,在井五度九十二分,后一日入宝瓶宫,其神神后。凡言日辰者,即五音之阴阳,而为十干日也。辰者六律以其阳律吕配之,为十二辰。

  八式明相生相克等例甲乙寅卯木,丙丁巳午火,庚申辛酉金,壬癸亥子水,戊己 辰戌 丑未土。  相课例甲课寅,乙课辰,丙戌课巳,丁巳课午,庚课申,辛课戌,壬课亥,癸课丑。

  相生例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

  相克例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  相刑例寅刑巳,巳刑申,申刑寅,丑刑戌,戌刑未,未刑丑,子刑卯,卯刑子,辰刑午,酉亥自刑。

  相冲例子午冲,卯酉冲,辰戌冲,丑未冲,寅申冲,巳亥冲。  入式课加临月例凡用式之法,以太阳黄道宫神加占事之时。四课之中,以下克上为用。如无下克上,始以上克下为用。若二三四上克或下克,当以此为用。俱比俱不比,以涉害深为用。用为初传,传之为次传、末传。

  无相克取日辰遥克例四课无相克,先取日辰遥克。日如无,即取日遥克辰为用,而传之为三传。

  昴目例四课无遥相克,刚日仰视酉上,柔日伏视从魁所临为用。刚日先辰后日,柔日先日后辰为三传。若昴星不备,为无四课,当别责一神为用。刚日以天干合上神,柔日以支合上神为用。次传日上,末与初传同。

  伏吟例十二神各归本位,刚用日,柔用辰为用,尽刑及冲为三传。六乙日伏吟有克为用,先冲后刑为中未用,起辰午酉亥自制之辰。刚日先传日,后传辰,柔日先传辰;后传日。以刑及冲为末。  反吟例子午相加是也。十二辰各易其位,如常课再冲,为中不传无相克,有是四名四柔,己丑、辛丑、丁丑、辛未是也。当以神冲为用,次辰上,未日上为三传。  冲五日冲巳巳上为用,未日冲亥亥上为用。丁未己未日反吟属八专。依八专神上阴神逆数,三辰为用,次传未传日上重之。

  八专例庚申、丁未、己未、甲寅、癸丑五日八专,为阴阳共处相克如常课之。若无相克,刚日从日上阳神顺数三辰为用,柔日从辰上阴神逆数三辰为用。第二课是辰之阴神,次传末传皆日辰之上重临之,以上门例各得用起三传。

  求天乙十二将天乙居中,而前尽于五,后尽于六。其前也,皆背天门,而向地户。数至用起之辰,所临递传,尽于二传,而各得其将。各求天乙贵神所临日宿所临之神,加时分日之昼夜。凡星隐为昼,星出为夜。甲戊庚日昼丑,乙未乙巳之日昼子夜申,丙丁之日昼亥夜酉,壬癸之日昼巳夜卯,六辛之日昼午夜寅。

  天乙贵神前一腾蛇二朱雀三六合四勾陈五青龙天乙贵神后一天后二太阴三玄武四太常五白虎六天罡出军行师起课十二将吉凶用起天乙,将兵大捷,开地千里,敌人畏服。用起腾蛇,兵数惊骇,上下相克,士卒损伤。用起朱雀,士卒惊恐,妄作口舌。用起六合,将兵战胜,得女子金帛。用起勾陈,士卒战死车折马伤。用起青龙,将兵大胜,得敌人邦国、营寨府库。用起天后,不战自败。用起太阴,士卒怯弱。用起玄武,移遗失战不利。

  用起太常,将兵大胜,又主衣服华饰事。用起白虎,将帅卒死。用起天罡,士卒不利,自防欺诈。  鬼神与将比和,相生。王相吉相克,休囚。若神与将相克则为内战,皆不比和。神者,登明、神后以下十二神也。将者,天乙前五后六是也。

  内外战法黄帝曰:神将内战,祸害难解,神将外战,祸害易解。神克将为内战,将克神为外战。

  释卦名凡以上克下为用,卦名元首。主臣忠子孝,事用男子,闻事皆实。此时行军,利先不利后,利客不利主。

  凡以下克上为用,卦名重审。事起,女人下陵于上,事多不顺。此时行军,利后不利先,利主不利客。凡此用者,为与日辰相类也,卦名知一。比者近,盗贼不出邑里,占贼占人皆在近也。

  凡涉害深为用,卦名见机,谓察其微也。占之所作稽留,忧患难解。

  占出军主损伤凡辰遥克日,名蒿矢。日遥克神,名弹射。如拆蒿为矢,以弹当弓,皆无所中。当此之时,闻事皆无所中。  凡用起昴星,名曰虎视。刚日动行,稽留于关梁,男子远行外优;柔日伏藏,不欲见人。凡出军,刚日防忌关梁,柔日利于伏藏。若攻讨,彼亦潜伏。

  凡天地伏吟,诸神各归其位。刚日欲行中止,柔日伏藏不起,逃亡不出邑里,盗贼不越其境,天地六合不容须臾。合者将离,居者将移。关梁杜塞,出军此时,皆此象也。

  凡时值返吟,天地返覆,十二神各易其位。祸从外来,父有不顺之子,君有逆节之臣。内阳外阴,占事多灾,若出军尤宜审忌。

  凡八专之日,谓甲寅、丁未、己未、庚申、癸丑之日是也。谓一神二神,阴阳共焉,卦名惟箔不修,邪乱不正之象。出军战敌,遇此日尤宜谨忌之。右已上九卦为式门之宗首,其馀如枝叶之类也。引之为例,当审以明之。

  出军战敌凡出战敌,审候十一曜,见行所在之言,看所临消息祸患福气,神禽直进退休旺,兼而用之,此为微妙。

  择岁月日时法凡出军攻伐,当择岁月日时为先,忌冲太岁金神。若为主,候太白辰星东见之月。若为客,候太白辰星西见之月。其月即避冲旺方。

  凡择日诸家,六壬各有择日篇,多与月内凶辰、六壬神杀相犯,忌之叶吉,犯之有殃。诸家旧法,亦皆存之于后,凶神合避,今录之于前。

  凡出军,忌月建之日,损大将。其次应行军避忌凶恶之日,不可用兵。  凡天大狼籍日凶不可用:正、五、九月在子,二、六、十月在卯,三、七、十一月在午,四、八、十二月在酉。

  凡八龙、七鸟、九蛇、十虎日凶:春甲子、乙亥为八龙,夏丙子、丁亥为七鸟,秋庚子、辛亥为九蛇,冬壬子、癸丑为十虎。

  凡九丑之日忌行军:乙戊己辛壬之日,临子午卯酉之辰,此是九丑。若时更遇杀神临支干,主大凶。

  凡往亡及日月蚀,并不可出军,归忌亦不宜用。

  凡平日、收日、天罡、天魁,不可用。  凡兵禁日不可出军:正月起寅,逆行六阳辰。

  凡大败日与咸池同,不宜出军:正月起卯,逆行四仲。

  凡四离日不可用:春分、秋分、夏至、冬至前一日,不可用。占时月宿更临四离之辰,名日天寇,凶。

  凡四绝日。《玉门经》月四立前一日,名曰绝辰,立春、立夏、立秋、立冬前一日是,不可用也。占时日干临四绝之辰,名为天祸,凶。

  凡月厌冲对之辰皆凶。月厌:正月起戍,逆行十二辰。  凡受死日凶:正月戌,二辰,三亥,四巳,五子,六午,七丑,八未,九寅,十申,十一月卯,十二月酉是。

  凡龙虎日凶:正巳,二亥,三午,四子,五未,六丑,七申,八寅、九酉,十卯,十一月戌,十二月辰。  凡罪至日凶:正月午,二子,三未,四丑,五申,六寅,七酉,八卯,九戌,十辰,十一亥,十二巳。凡伐日切忌攻讨:支克干日是也。

  凡飞廉太杀日凶,不可用:正戌,二巳,三午,四未,五寅,六卯,七辰,八亥,九子,十丑,十一申,十二酉。右己上之日,不可出军,最为凶,并须避之。

  凡择日取其旺相日辰制克所攻之方,吉。若休废无气,皆凶。

  《神枢经》曰:欲出军择日,常以天罡加月建,传送、从魁下为岁前,天魁下为天府,登明、神后下为岁对,大吉下为天仓,功曹下为岁后。已上日辰皆吉。

  大冲下为夹卑,天罡下为负冲,太乙下为折冲,胜光下为掩冲,小吉下为致死。

  以上日皆凶。

  七十二占日法:辰巳日再见青龙,故曰辰巳利行赏赐;戌亥日再见白虎,故曰戌亥利行刑罚以顺天心;辰巳日再见腾蛇,宜动内财;戌亥日再见天后,宜静内财。午日终不见大阴,子日终不见六合,故子午为经,不可逃亡,是阴阳之始也;卯日终不见玄武,酉日终不见朱雀,故卯酉为纬,不可攻盗,是阴阳之中也。

  虽有吉辰良将,犹不可用。

  黄帝占曰:反支不可出军。戌亥为月朔,则一日、七日是,十三日、十九日、二十五是;申酉为月朔,则二日、八日、十四日、二十日、一十六日是;午未为月朔,则三日、九日、十五日、二十一日、二十七日是;辰巳为月朔,则四日、十日、十六日、二十二日、二十八日是;寅卯为月朔,则五日、十一日、十七日、二十三日、二十九日是;子丑为月朔,则六日、十二日、十八日、二十四日是。

  《曾门经》曰:六穷日不可出军,每月四日、十九日、二十八日是。

  《玉门经》曰:天乙绝气日,不可出军:正月六日,二月七日,三月八日,四月九日,五月十日,六月十一日,七月十二日,八月十三日,九月十四日,十月十五日,十一月十六日,十二月十七日。

  占用兵应日《神枢经》曰:将欲出兵,假令以木日闻惊急事,谓四方举兵及攻仇怨,必以火命人用火日火时从火门出兵,大胜,此名为子孙父母报仇。勿令金命上将以金日金时出门,必败,言金克其木日也。假令三月甲子日闻惊急事,例以丙子月巳午时出火门太乙胜光下,大胜。馀仿此。  择时择六凶神藏吉时谨按:《六壬灵匣经》云:甲庚戊日,善能用者,使前一腾蛇坠水,二朱雀头破,后三玄武拆足,四勾陈入岳,五白虎烧身,六天空被剥。假令三月庚申,坤时天魁为将,加坤即天乙,庚日昼治在大吉而临乾,前一腾蛇火神临壬水,故曰坠水。前二朱雀火神临坤土,故曰拆足。后五白虎金神临丙火,故曰烧身。后六天空土神临巽木,故曰被剥。为吉时,利于此时出军攻讨、兴动土工,皆吉。

  十二月用将加课之时,凡甲戊庚日,昼即昼治,贵神在丑;夜即夜治,贵神在未。

  若临乾之时,即得六凶神藏,四恶杀没于四维,此时最吉。自余七日,乙己丙丁壬癸六辛日,各依日夜贵神临之时,六凶神藏。若辰戌丑未临乾坤艮巽四维之上,即为四杀没。皆为吉时。  择四杀没吉时按诸家阴阳书云:孟月甲丙庚壬,仲月乾坤艮巽,季月乙丁辛癸,为四杀没时。为缘太阳每岁退一分,悉退缩不及者,八十五年而退一度差殊,浸多用之有失,今证之。但太阳入宫,以其宫神言之,候太阳至双角宫,其神登明,方可用。

  用丙庚壬,为四杀没于四维吉时。四杀者,辰戌丑未,为五墓四杀凶神。四维者,乾坤艮巽是也。其太阳黄道入宫度分己备释在前,今具孟仲季月中气候太阳入宫,用持法则如后。雨水后一日,小满后五日,处暑后七日,小雪后八日,右用甲丙庚壬时为四杀没时。春分后三日,夏至后六日,秋分后八日,冬至后四日,右用乾坤艮巽时为四杀没时。谷雨后五日,大暑后三日,霜降后十日,大寒后一日,右用乙丁辛癸时为四杀没。

  已上四恶杀没为四维之上为吉时,利为百事。每三日六十五分随日东行移用一刻,即一岁三百六十五日移用百刻周矣。此说得其微妙,前后诸家阴阳书未尝明。

  衅鼓法凡出军攻敌,有衅鼓之法压伏敌人。军临敌境,使游弈捉敌一人,立于大纛之前,祝曰:败寇不道,敢干天常,皇天授我旗鼓摧剪凶渠。见吾旗纛者目眩,闻吾鼓鼙者魂散。令敌人跪纛下,乃腰斩之,首横路之左,足横路之右,取血以衅鼓鼙,乃持六纛从首足间过,兵马六军从之而出,往必胜敌。亦名六纛法。  衔枚法凡出军攻敌,六壬宜为主,后动有衔枚之法,待彼先动。欲战之时,令军中人卧旗并衔枚,坐阵待敌先发,乃擂鼓大呼,进击必胜。

  雷公式六壬有用雷公式:取其敌将姓名生年月日时辰朱书,乃一气书之,安岁杀之下,左手捻式鬼门,右手转式天罡压之,以天罡令敌畏服自败。其法具于《玄女降囊经》。  出军神道《神枢经》曰:出军有神道之法:阳岁用大吉,阴岁用小吉,加岁建之辰,天上丙壬下为天道,天上甲庚下为人道,天上乙辛下为兵道,天上丁癸下为鬼道。

  出军乘天道,上吉;人道,次吉,见血;鬼道疾病。假令太岁在寅,阳辰以大吉加寅,天上甲寅临地下乙辛,为天道;天上丙壬临地下丁癸,为人道;天上乙辛临地下乾巽,为兵道;天上丁癸临地下坤艮,为鬼道。他皆仿此。

  月中神道即用大、小吉加月建,同此例推之。

  出军权道《龙首经》曰:蓍龟能知吉凶,而不能变吉凶。用式则能变吉凶。故有权道。

  一曰:讨捕贼盗,视日辰行年上神能制玄武则攻之,贼不敢格斗。

  一曰:今日之辰起后二攻前四,贼不敢格斗。又曰子日后二在戌,前四在辰,仿此。

  一曰:不可以囚、对、相、死当王,谓秋甲乙向西攻盗是死当王。

  一曰:宜以阴攻阳,谓背亥子击巳午。  一曰:将攻盗贼,以胜尤加四仲王神,春小王加卯也,出勾陈下必克。  一曰:兵四面围守者,以月将加时出天上丁癸下,吉。

  一曰:有急往者,以天魁加正时,天魁加孟可入。如加仲神在门,宜固守。  加季,可出。

  一曰:避危难出奔者,当从从开星下去,吉。以月将加时,春三月出卯,夏三月出午,秋三月出戌,冬三月出亥。已上为开星下。

  一曰:奔亡者,须避太乙直符下,犯之为吏执缚。直符者,正月起天罡,逆行十二时。

  一曰:不可以青抵白,言甲乙日不可西攻。不可以黑向黄,言壬癸日不攻西围。他皆仿此。

  出军分主客《曾门经》曰:诸欲战斗,先分主客,然后方明胜负。主客先起为客,后为主人。先起者无令下克上,后起者无令上克下。详勾陈所临之辰,若神胜将则主人胜,将胜神则客胜。

  野宿安营寨《玉门经》曰:出军日暮将下营寨者,以神加正时,若遇三刑加日辰,必不可住。三刑者,太冲、天罡、太乙也。假令二月甲子日时加未,欲下营寨,便以月将天罡加正时,则太冲加子、太乙加甲,日辰并在三刑之下,夜有贼来,急宜移营寨。

  《神枢经》曰:若有安营止宿,以月将加正时:魁罡加日辰军夜惊;腾蛇、白虎加日辰,军再惊;天罡加日,大将死;加辰,小将死。假令三月甲申日时加丑,占下营寨,便以将神从魁加丑,则天魁加甲、天罡加申,则日辰在天魁、天罡之下,主其军夜惊。魁、罡皆临日辰,主大、小将死。

  《曾门经》云:大吉加日上,宜急去,不可住。

  一曰:日辰上见太冲,夜必有风雨;若神后太乙加日辰,夜有盗贼至。若带王相气,今夜必来,若带死囚气,不来。

  《灵匣经》曰:怖不怖,视五墓。谓用五墓,皆恐怖。墓加日辰,亦不安宁。

  假令小吉时以甲申日时加寅,占下营寨,以小吉加寅,则小吉为日之墓,加甲上当有恐怖,此名墓加日辰,必不安。  《曾门经》曰:绛宫时下营利中,明堂时利前,玉堂时利后。

  敌兵相守战与不战《龙首经》曰:两军相当,视勾陈:若上下相克,必战;若上下相生,为不战;若勾陈与刑并或临日辰,亦战,故曰战不战视勾陈。若军出时,大、小吉临日辰,则两军相解不战。又曰:斗加孟,神在内,宜止;斗加仲,神在门,战必伤;斗加季,神在外,宜出战,大胜。

  《玉门经》曰:用起战雄者胜,用起战雌者败。战雄者,春寅、夏巳、秋申、冬亥。战雌者,春申、夏亥、秋寅、冬巳。

  《神枢经》曰:上将行军,年若克勾陈、白虎,大胜。不尔勾陈克玄武,必胜。又曰:勾陈所居神能制所攻之辰,方胜。所攻之神与勾陈并,则天乙下神能制,所临之辰是为敌降,必有大勋。

  一曰:神胜将,主人败;将胜神,客败。干克支,客胜;支克干,主人胜。

  《曾门经》曰:上将军本命与六害并,大败。故曰:败不败,视六害。兼之白虎,即死。若天乙临上将行年,及在有气之乡,玄武在囚死之地,大胜。若玄武临日辰遥克时上十神,勿战。  一曰:对敌当视天罡:加孟,可劳赐士众;加仲,两相伤;加季,战大胜。

  闻贼来否《金匮经》云:贼来不来,审视游都所临。游都临日辰,贼今日至;临前一辰,贼后一日至;临前二辰,贼后二日至;临前三辰,贼三日至;临前四辰,贼已过,不来。游都王相克日辰,甚凶;囚死不克日辰,无患。游都临所好之乡,不战,有降兵;临所畏之乡,大战,中外不相信。临东方,兵凶;临南方,威不可当;临西方,宜劳士卒;临北方,利胜捷。游都加孟,贼不来;加仲,半路;加季,即至。推游都法:甲己日在丑,乙庚日在子,丙辛日在寅,丁壬日在巳,戊癸日在申。《龙首经》曰:宁与人马奴,不示人游都。

  《灵匣经》曰:闻贼欲知所在,以月将加正时,视大吉所临之方,贼在其下。

  若大吉加子午,贼在太冲下;加丑未,贼在传送下;加卯酉,贼在从魁下;加辰戌,贼在登明下;加巳亥,贼在大吉下。

  《神枢经》曰:闻有贼,不知在何处,正时视天目所临方,贼在其下。天目者,春在氐,氐乙下;夏在柳,柳丁下;秋在胃,胃辛下;冬在女,女癸下。

  《灵匣经》曰:闻贼来不来,正时以庚为太白,丙为荧惑,太白入荧惑,贼来;荧惑入太白,贼不来。  闻贼不去《神枢经》曰:闻有贼,未知去否,专视斗罡。若斗罡未去加仲,欲去;加季,贼已去。

  一曰:闻贼,未知出界,当视大吉。若大吉过干,贼已出界;大吉未过干,贼未出界,贼在前后。

  占贼所在方《玉门经》曰:欲知贼在前后者,正时视子卯巳三辰所临。若临日,贼在前;加辰,贼在后。一曰:太乙加日,贼在前;加辰及人年,贼在后。

  《龙首经》曰:欲求盗贼所在,当于天目下求之。天目者,胜光下是。假令胜光临酉,贼在正西。一曰:正时日辰加前,有贼;日辰加后,无贼。一曰:神后登明加日,贼在大路;加辰,贼在小路。

  一曰:贼卒至,宜往房星下避之。房星,大冲下。假令日星加午,宜以正南避之。

  被兵围《灵匣经》曰:或在野被兵围,欲求出者,当破青龙下,所谓八极俱张,利如锋芒。青龙者,天罡下是。又曰:绛宫时出传送、从魁下,明堂时出大冲下,玉堂时出天罡下。月将加时登明临仲为绛宫,神后临仲为明堂,大吉临仲为玉堂。

  《曾门经》曰:忽被兵围,未知伤与不伤,当视日辰。若日辰上下神将相生,为不伤;相克,为伤。假令今日乙丑,神后加乙为不伤,将得天后为重伤。若神后加丑,天魁加乙为作神后,又为前二为重伤。故曰:伤不伤,视阴阳。  一曰:吉神与吉将并而临日辰,及行年勾陈所居神制所出之辰,又用起阴得传出阳者,必免难。

  疑有伏兵《金匮》云:出军行师,前后疑有伏兵者:正时若遇巳申子卯四辰临支干。

  此神王相,与杀并,必大战。此神休废,不与杀并,伏兵不敢起。  《金匮经》曰:斗加季,必有伏兵。干伤支,吉,有伏兵在前。支伤干,凶,有伏兵在后。支干俱伤,有伏兵,战不胜。

  涉险前后占《黄帝占》曰:险隘处,知忧惧。谓行险隘,恐有恶人相拒者,当视日辰上而决之。日伤勿在前,辰伤勿在后,时下伤勿在中,日辰俱伤亦不在中。又曰:斗加孟勿在前,加仲勿在中,加季勿在后。若天罡加日辰,必有恶人蹑踪,宜急去。

  《曾门经》曰:天罡、太冲、神光、登明加日辰者,前有贼;天罡、太乙加日辰者,后有贼。

  度关觇贼《曾门经》曰:度关觇贼者,当视行年。若在岁月日辰冲破一下者,皆凶。

  故曰:凶不凶,视破冲。若日辰上神王相有气,上下相生,宜进返,此宜退。一曰:日辰上得登明、天罡、胜光,宜急去。

  出军吉路《神枢经》曰:出军择路者,当视玄武。若玄武能制所往之方,大胜,若玄武畏所往之方,不利出军。假令胜光为玄武,不可北行袭人,谓火畏水也。若木神为玄武,则庚辛申酉日勿战,及不得向西攻伐。馀仿此。

  欲避寇难《神枢经》曰:闻贼来追欲避难者,神在内宜右避,神在前宜中避,神在外宜左避。一曰:月将加时出大冲、从魁下去,吉。又宜从天上甲下去,吉。若有??须至逃匿者,忌抵王方。王方者,春东夏南秋西冬北。

  军出迷路《黄帝占》曰:军出忽迷道路者,当视天罡。若天罡加孟,左道通;加仲,中道通;加季,右道通。一曰:斗加阳,左道通;加阴,右道通。

  《黄帝占》曰:军行迷路者,正时若遇功曹、传送临日辰,则前道通;若遇蛇虎、魁罡临日辰者,则前道不通。  出军见异人《黄帝占》曰:备不备,见人异。谓军历危险,忽逢异人者,正时小吉临卯,此时来伺侯,宜防备之。

  若被围危急欲突围出者,当从天罡下出吉,此为八极俱张,无有豪强,人不敢当。

  使来虚实占《黄帝占》曰:对敌有使来言可信否,当以日辰而决之。罡时时胜日上神者,其言实;日胜时者,其言不实;辰上神克日,其言诚信;日上神制辰,其言虚诞。

  若将与朱雀、天罡并加日辰者,其言反覆,来为奸诈。若太阴、天空加日辰,言皆不可信。若辰上神为日神相生,欲来求和。

  用奇伏以奇用兵,谓与敌相近,当出奇兵以决胜。奇兵者,百人用三十,千人用三百,万人用三千,皆选骁雄勇锐之人,伏于要路,仍以太岁、太阴、月建、大将军下伏之。上将于亭亭下候时至,出攻敌之不意,万胜。太岁为阳神,常以建子,从子顺行十二辰。太阴天之贵神岁之后,常在太岁后二辰。月建者,正月起寅,顺行十二次。

  大将军三年一位推移之法孟岁以胜光,仲岁以小吉,季岁以传送,加太岁、天罡下,为大将军。亭亭者,常以月将加正时神后下是。

  入敌境安营《玉帐》曰:军入敌境,当下营寨,善择地者,上将宜居太岁、太阴、大将军、月建下。一曰:豹尾之下,九天之上,宜下营寨。豹尾者,申子辰在戌,亥卯未在丑,巳酉丑在未,寅午戌在辰,其冲名黄幡。九天者,春功曹,夏太乙,秋传送,冬登明。

  探贼兵《玉帐》曰:欲令人探贼兵宜出何方,以月将加时出天上太冲下,则人鬼不见。又曰:宜往太阴之上探之,其道深矣。

  六壬用禽法六壬气神用禽以日宿宫加时,视日下天乙贵人神昼夜在何神,依昼夜用之。

  审天上二十八宿,地下布二十八宿,将日值宿以加时宿消息以定吉凶。忌奎娄角亢为魁罡,金神凶,首尾月孛宿凶。若用太阳火木直日吉时,亦吉祥,进退休王用之。

  看游都虏法看游都虏都所在,有气无气,将军行年本命日辰何神而临,何神以天禽地兽食啖,王相休囚并在消息,用天时地利人事以相参会。  遁甲法昔大挠造甲子,推天地之数;风后演遁甲,究鬼神之奥。极天幽隐,遁之谓欤。以六甲仪为直符,以二十四气为式局。六戊之下,贵神攸处。凡王师讨伐,料敌制胜,不离掌握之内,参合天人之理,则亏衄者鲜矣。因择其指要,别加编次,庶开卷而易晓也。  二十四气布局立成上中下上中下冬至天元一七四立春天元八五二坎小寒地元二八五艮雨水地元九六三大寒人元三九六惊蛰人元一七四上中下上中下春分天元三九六立夏天元四一七震清明地元四一七巽小满地元五二八谷雨人元五二八芒种人元六三九上中下上中下夏至天元九三六立秋天元二五八离小暑地元八五二坤处暑地元一四七大暑人元七一四白露人元九三六上中下上中下秋分天元七一四立冬天元六九三兑寒露地元六九三乾小雪地元五八二霜降人元五八二大雪人元四七一凡一节三气八节,各起主卦。冬至后阳遁,顺数,自一至九。夏至后阴遁,逆数,自九至一。冬至后顺布六仪,逆布三奇;夏至后顺布三奇,逆布六仪。

  凡六甲为直符直事,乙为日奇,丙为月奇,丁为星奇,戊己庚辛壬癸为六仪。

  凡常以直事加时宫,即知开、休、生三门所临。又以直符加时干,天上三奇与开、休、生三门合,则为吉道。有奇之门,可以出军行师吉,无不利。  凡九宫之法,盖天有九星,以镇九宫;地有九州,以应九土。其式托以灵龟。

  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为肩,六八为足,五居中宫而奇于二。九星者,从正北一宫顺数,天蓬一宫正北,天任八宫东北,天冲三宫正东,天辅四宫东南,天英九宫正南,天内二宫西南,天桂七宫正西,天心六宫西北,天禽中五寄坤二宫。  八门者,自西北起开门顺数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六宫,休一宫,生八宫,伤三宫,杜四宫,景九宫,死二宫,惊七宫。

  凡用局法,甲己加仲为上元,加孟为中元,加季为下元。甲己仲者,甲子、甲午、己卯、己酉为甲己仲,各终五日为上元。甲己孟者,甲寅、甲申、己巳、己亥为甲己孟,各终五日为中元。甲己季者,甲辰、甲戌、己未、己丑为甲己季,各终五日为下元。以上甲己之日,看在是何节气之中,即知合用何局。但甲己日夜半生甲子,是甲子宫至黄昏甲戌,其六甲为直符直事也。假令冬至后甲子日寅时,用上元一局,夜半生甲子一,即休门直事,天蓬直符。逆布三奇六乙,日奇在九六丙,月奇在八六丁,星奇在七,便以休门直事加三宫,即开门在东北,休门在正东,生门在东南。又以直符在天蓬,加时干六丙八宫,即天任丙月奇与休门合,正东为有奇之门,吉。此时可以举兵行师,出其门吉。他皆仿此。假令夏至后用阴遁九局,甲子日卯时,为丁卯夜半生甲子,景门为直使、天英为直符,丁卯时六宫,顺布三奇六乙,日奇一六丙,月奇在二六丁,星奇在三,便以景门直使加时下六宫,即开门在正东,休门在东南,生门在正南。又以直符天英加时干六丁,日奇在东南,为有奇之门,可以出军行师,出奇门吉。  凡五日六十时周而复始。甲己之日,夜半生甲子。乙庚之日,夜半生丙子。

  丙辛之日,夜半生戊子。丁壬之日,夜半生庚子。戊癸之日,夜半生壬子。若得天地人遁之时,出军最吉。生门合月奇,临六丁,为天遁,华盖日精所蔽。开门合日奇,加六己为地遁,紫微华盖所敌。休门与星奇合太阴,为人遁,后太阴所蔽。

  凡时逢五不遇,即损其明,不可出兵行师。为时下之干克日干是也。假令甲日,庚时是也。

  凡阳遁后一九,地二,凡地前二太阳,阴三六合。阴遁前一九天,二九地,后二太阴三六合。即陈于九天之上,伏藏于九地之下,伏兵于太阴之中,逃于六合之地。又曰:六甲为九天,六癸为九地,六丁为太阴,六己为六合。

  凡地有三胜五不击。三胜者,一胜天乙宫,二胜九大宫,三胜居生门。五不击者,一不击天乙宫,二不击九天宫,三不击生门宫,四不击九地宫,五不击直使宫。

  凡三甲明主客胜负。时逢上局,仲甲之时,关格,刑德在门,不可以出战。

  上局甲子、甲午时是也。中局孟甲之时,刑气在内,德气在外,主客俱不利。中局甲寅、甲申时是也。下局季甲之时,阳气在外,阴气在内,此时显赫,利以出军,利为客,吉。又曰三甲之时,阳星加时吉,阴星加时凶。阳星者,天蓬、天壬、天冲、天辅、天禽也。阴星者,天英、天芮、天柱、天心是也。

  凡时有五阳。若得甲乙丙丁戊为五阳时,善神治事。甲为德,丙为威,皆利客不利主。客宜先举,则高旗鸣鼓大喊,扬威武。主宜低旗待敌,以候天时。若得己庚辛壬癸时,为五阴时,恶神治事,利主不利客。见阵利后动,惟宜设谋,秘密偷寨研营。  凡天网四张之时,不可以出。当看天乙居何宫。若在一二三四宫,尺寸低人,即可扬声而出。若天上直符居六七八九宫,尺寸过人,为天网四张,不可举兵。

  凡十干相加凶时,纵有吉宿奇门,不可兴师举众。

  凡青龙反首之时,六甲加六丙是也。飞鸟跌穴之时,六丙加六甲。以上二时,百战百胜。  凡六丁加六癸,名朱雀入水。六癸加六乙,名滕蛇?夭?乔。此时不可举兵。

  六辛加六乙,名白虎猖强。六乙加六辛,名青龙避走。此时凶。  凡六癸所加,名之为格。六丙加临,名之为勃。遇勃紊乱纪纲,值格则斗伤主客。六丁加日干,名为伏干格。日干加六庚,名飞干格。六庚加值符,名伏宫格。直符加六庚,名飞宫格。

  凡六丙加今日干,名之为勃。此时防下有勃乱者。

  凡太白入荧惑,谓六庚加六丙是也。若荧惑入太白,谓六丙加六庚是也。经曰:金入火而贼来,火入金而贼退。

  凡六庚加六己,名刑格。此时凶,勿斗敌。贼若奔亡,亦不可袭逐。

  凡六庚加六癸,名大格时,凶。逃者不可追。  凡子加午为伏吟。

  凡午加子为反吟,不可举兵行师,凶。

  凡六仪击刑,不可用。今日甲子直符时,加卯加三宫是也。甲戌直符时,加未加二宫。甲申直符时,加寅加八宫。甲午直符时,加午加九宫。甲辰直符时,加辰加四宫。甲寅直符时,加巳加四宫。己上是六仪击刑是也。  凡三奇入墓凶,不可用。乙为日奇临于坤,丙为月奇,丁为星奇临六宫天门。  已上是三奇入墓。乙未丙戌时,亦为奇入墓。六宫,天门戊也。

  凡言向三避五之时,谓三宫震发,生而为吉;五象中宫无门户,死气而为凶。

  凡时下宫三为吉,五为凶也。生气利为百事,如甲子用丙寅时之类。五为害气,百事皆凶,如甲子日用戊辰时之类。

  凡三奇得使最为吉良。谓甲戌、甲午乙为使,甲子、甲申丙为使,甲寅、甲辰丁为使。假令阳五局,乙庚之日,人定为丁亥时,此时六乙日奇下临九宫,甲午是为乙奇得使。假令阳五局,丁壬之日,日中为丙午时,此时六丙月奇下临一宫,甲子是为丙奇得使。假令阳五局,丙之日,人定为己亥时,此六丁星奇下临四宫,甲辰是为丁奇得使。

  凡地有八门。开门万事通达,利以将兵远出,显赫扬兵。休门利选练军旅,和合众情。生门阳气盛,宜贡献上书,兴兵举众。伤门主伤杀血光,惟宜弋猎。  杜门不可出行,惟宜诛凶讨逆。景门宜上书贡献。死门宜射猎祭祀。惊门出入不安,惟宜擒奸捕盗。

  凡时下得九星之名:天任、天冲、天辅、天禽、天心,宿吉;时下得天蓬、天英、天内、天桂,凶也。

  凡宿山野欲屯营自固,或藏刑潜伏,有真人闭六戊之法。当于当旬戊上掘土,六斗于中央,分置六戊之上,持刀从鬼门左行一周,大小以六为法。安刀于取土之处,持刀念咒曰:泰山之阳,常山之阴,盗贼不起,虎狼不行。城?郭不完,闭以金关。千凶万祸,莫之敢干。于其中宿,不复出也。一说云,凡置营垒讫,取有犊?牛,系母于营中,置犊于外,依法闭六戊咒讫,即犊终不敢入,是验。

  凡对敌制胜,有六甲阴符之术。经曰:为上将御敌者,须作六甲阴符法,令敌人自诛。故曰宁与人千金,不教人六甲之阴符。天地之间,此道最禁。藏之金柜,贯之于心。不传非人,勿泄。盗视者盲,盗读者痖。若作六甲阴符,必须斋戒。若污犯,则无验矣。六甲之阴者,甲子旬阴在丁卯,其神兔头人身。甲戌旬阴在丁丑,其神牛头人身。甲申旬阴在丁亥,其神猪头人身。甲午旬阴在丁酉,其神鸡头人身。甲辰旬阴在丁未,其神羊头人身。甲寅旬阴在丁巳,其神蛇头人身。

  凡作符法,常以月蚀之时,伐杜荆及梧桐等木阴枝,亦可以柏心,悉长九寸广二寸厚二寸,用雌黄色图画之,作像拜书其神名著像下。丁卯神名孔林旋,丁丑神名梁丘叔,丁亥神名陵盛陵,丁酉神名费阳明,丁未神名王屈奇,丁己神明许咸池是也。凡画符,以锦绛为囊盛之,大将自随身,用兵时便出其六甲旬六甲之符于囊外,以指,敌人自散,不敢及兵也。

  凡取木之时,必先斋戒。取酒一斗,鹿脯三斤,盐一盏,祝文祭,以白茅为{艹席},北向再拜,祝曰:杜荆之先,百鬼之神,曾孙某甲欲与子俱游六甲之阴,百鬼之神与子俱游,某变化某身,以子所指,莫不服者。谨奉清酌美脯香盐,愿歆享之。咒讫,再拜,凡三咒之。事毕,乃伐取木,勿令秽污,亦勿令人近污物及鸡犬见之。先受持之法,斋戒五日,沐浴兰汤,食香洁净饭,无食五辛之物。

  及画符毕,以六甲之日夜半,醮之于方坛之上。置方坛一丈二尺外垠方一十二丈,门十二辰门,以竹为算,长二尺或九尺,随地宿列之在四向。六阴之符置坛上,依位也。以色缯采各三尺五寸,上安酒三杯、脯三斤、盐一盏,白茆为{艹席},北向北拜,跪呼其四方堂之长、六甲六阴神。假令甲子日,阴在丁卯,再拜呼其神而咒,以绛帛为囊盛之。阴符常随己身,则百鬼不能侵。以阴符指敌,则敌人自灭。如仓卒无坛者,但于庭中或野外画地为之,亦可。

  凡能履阴阳符者,令敌人兵不起。为术之法:甲乙日平旦南向,丙丁日食时西向,戊己日日中北向,庚辛日日?失东向,壬癸日日入南向。以此日所向取方寸桃枝,画敌师姓名,着左履下,求者必得。履敌人之名,兵不起者,谓书敌人恐贼姓名着左履下讫,咒曰:敌人某甲不善大逆,轻毁天地日月,伐名木杜树,使神不得血食。神但持之,吾自与神诛击。阴阳神理,共来剪灭。先于符下画作人之像,从月建上来呼其人名,而随六甲之神所在灭之,则敌人死,仇自消亡矣。

  凡亭亭白奸者。王章曰:亭亭者,天之贵神。背之而击其冲,为胜。推此之法,以月将加时神后下是亭亭所在。假令正月登明为月将,时加午,即亭亭所居。  白奸者,天之奸神,常与亭亭合于巳亥,格于寅申,当合之时皆格之,当格之时俱合之。宜背亭亭向白奸。推此之法,以月将加时,寅午戌上见孟神,即是白奸之位。常行亥寅巳申四孟。假令正月登明为月将,时加午登明孟神临,即白奸在亥。

  凡六甲下营法。《三元经》曰:大将兵四出,统众屯营,必取其法则。其法以六甲为首,十时十日一移。圆车曰:以岁旬而为伏,或依岁月,或取六甲旬首,而排布之。大将居青龙,六甲为青龙;旗鼓居蓬星,六乙为蓬星;士卒居明堂,六丙为明堂;伏兵居太阴,六丁为太阴;军门居天门,六戊为天门;小将居地户;斩罚居天狱,六庚为天狱;判断居天庭,六辛为天庭;囚系粮储居天牢,六壬为天牢;府库甲仗居天藏,六癸为天藏。仿此。假令甲己之日,青龙在子,大将居之。蓬星在丑,旗鼓居之。明堂在寅,士卒居之。大阴在卯,伏兵居之。天门在辰,军门居之。地伏在巳,小将居之。天狱在午,斩伐居之。天庭在未,判断居之。天牢在申,囚系粮储居之。天藏在酉,府藏甲伏居之。

  凡欲行千里,禹步,咒曰:六甲九章,天圆地方。四时五行,日月为光。禹为治道,蚩尤为兵,苍龙挟毂,白虎持衡。荧惑前引,辟除不祥。北斗诛伐,除去凶殃。五祥从我,周旋四方。当我者死,向我者亡。左社右稷,寇贼伏匿。行者有善,求者有福。五神?我,所愿者得。急急如律令。

  凡出天门,入地户,过太阴,居青龙法。经曰:初兵出天门,六戊也;人地户,六己也;过太阴,六丁也;居青龙,六甲也。居其下,百战百胜。假令冬至上元甲巳之日半夜生甲子,初起兵出天门辰地,入地户巳地,过太阴卯地,居青龙子地,即百战百胜。又一法曰:出天门者,出天上,六戊在一宫;入地上,地户在九宫;过天上,太阴在七宫;居天上,青龙在一宫。他仿此。

  凡欲伏匿藏刑法。伍子胥曰:当乘青龙六甲也,历蓬星六乙也,过明堂六丙也,出天门六戊也,入地户六巳也,还太阴六丁也,取草折半障人中半,入天藏六癸也。假令六甲日半夜生甲子,欲伏匿者,初从子地六甲也,历丑六乙也,过寅六丙,出辰六戊,入巳六己,还卯六丁,取草折半障人半,置卯地六丁,而入酉六癸。去人无见者,过太阴时,咒曰:天翻地覆,凡道皆塞,有来追我,至此而极。径入天藏,慎勿反顾。庚为天狱,辛为天庭,壬为天牢,宜避之,向之即被束缚。

  凡涉于险厄之中。经曰:山河水涧之际,兵不复移转,若敌从利方上来,即视天时。若阳时者,令士卒皆前袒左肩,引声大呼,鸣钟击鼓,先举而击之。若阴时,令士卒衔枚驻马桴鼓不鸣,静以待之。若敌四面围之者,当分兵为三部,一居月建之上,一居日德或月德之上,一居生神之上,监军大将居亭亭之上,引兵而击之,则大胜。

  凡三奇六仪。《三元经》曰:三奇游于六甲,利以宴乐欢悦,此时惟宜宴会为喜乐之事。六仪者,六甲也。三奇者,乙丙丁也。谓丙乙丁游于六仪之上。甲子旬有庚午,甲戌旬有己卯,甲申旬有戊子,甲午旬有丁酉,甲辰旬有丙午,甲寅旬有乙卯。此为三奇游六仪,又名玉女守门之时。假令甲己之日夜半生甲子,即日中庚午时,是玉女守门也。

  凡天辅之时。《三元经》曰:天辅之时,有罚勿疑。斧锁在前,天犹救之。

  谓甲己之日时下得己,乙庚丙辛丁壬癸日时下得甲。假令甲己之日禺中,乙庚之日晡时,丙辛之日日中,丁壬日食时,戊癸日平旦,是天辅之时也。凡此时有罪者,皆可消释矣。  凡遁甲择日。葛洪曰:遁甲择出军征讨兴造百事者,其中有宝日、义日、制日、伐日也。宝日者为上吉,谓日干生支也:甲午、乙巳、丙戌、丁丑、丁未、戊申、己酉、庚子、辛亥、壬寅、癸卯。义日者为次吉,谓其日支生干也:甲子、乙亥、丙寅、丁卯、戊午、己巳、壬申、庚辰、癸酉、庚戌、辛未、辛丑是也。

  制日者为中平,谓上制于下,谓干克支也:甲辰、甲戌乙、未、乙丑、丙申、丁酉、戊子、己亥、庚寅、辛卯、壬午、癸巳,中平也。伐日者下伐于上也,谓支克干也,为凶日:甲申、乙酉、丙子、丁亥、戊寅、乙卯、庚午、辛巳、壬辰、壬戌、癸未、癸丑。已上日不宜出军。

  凡急则从神,缓则从门。《三元经》曰:谓有急难事不得择日时并三奇吉门者,当于太乙所居宫及直符之神所临而出。若缓,则可待三奇吉门而去。凡天乙居直符宫天上六戊所在,出其方并吉,为六戊常为天门故也。假令冬至上元阳一局,甲己之日,平旦为丙寅时,此时天一加六丙为八宫,直符在一宫,六戊在一宫,若有急事,可于东北天一正北直符六戊下,皆吉也。

  玉女局法。玉女经门闭局之法:空庭巷野以六数为法,或六尺六步六丈,郊野二百四十步尺皆可也。十二日从干入,然乃下算,得筹为室中六尺为局,庭中六丈为方,巷野六十步画地。玉女行筹法:子日取子止筹投于戊上,以丑筹投于卯日,依颂文次第行筹。法曰:鼠行失穴入狗市,牛向兔园食甘草,猛虎耽耽来到巳,兔向牛栏伏不起,龙来马厩因留止,腾蛇宛转归申里,马入龙泉饮甘水,羊厩易处来其酉,猿猴击攫北奔亥,鸡飞落泊牛栏里,犬向子地捕其鼠,猪投虎次窟自求死。度算行筹呼神次第,一青龙移第一算,仰天大呼青龙下地。皆仿此。

  二朱雀,三勾陈,四白虎,五玄武,六六合。每行一数第呼一神,行六算毕,即从地户上出。

  凡地户所在立成:子丑日在乙,寅在庚,卯辰日在丁,巳日在壬,午未日在辛,申日在甲,酉日在巽,戌日在癸,亥日在丙也。

  凡天门所在立成:子丑寅日在丙,卯辰巳日在庚,午未申日在壬,酉戌亥日在申。

  凡玉女所在立成:子日在庚,丑日在辛,寅日在乾,卯日在壬,辰日在癸,巳日在艮,午日在甲,未日在乙,申日在巽,酉日在丙,戊日在丁,亥日在坤。

  凡出军不得三奇吉门,或遇敌临事不得己者,当须变机乃作。

  玉女反闭局用算行筹,取天门地户玉女所在,依法为之。上将军入地户出天门,统兵破敌得玉女所助,无不决胜。玄女诀曰:当敌安营深入敌境,或被奇伏强暴掩袭,当是时又课遁无门,军师主将以为法,呼神投算,先成为天门,后成为地户。阴呼六旬中玉女祝之出天门,破敌亿万之众,莫之敢当。若兵努不利欲退军,呼玉女祝而去地户,以左手把刀,背手而画断地脉,为闭地户。仍以左手取寸草障人中半,勿反顾而去,人鬼不觉去踪矣。

  步局法。室中六步,野外营中六十步四尺,表四维十二辰甲乙丙丁庚辛壬癸布列以定。用左手持尺二等六筮,甲日从甲入,乙日从乙入丙丁庚辛壬癸皆从西北东南入,戊己日从坤艮入,次从今日日辰布下六算之。假如子日先布第一算置子上,第二算置丑上,画六算置巳上,毕,乃投算呼六神,并皆阴诵咒文,大呼六辰。依日辰起,第一算投之于子上,先于子上投第一算,阴诵“鼠行失穴入狗市”,便以算转安戌上,大呼青龙下。次于丑上取第二算,阴诵“牛入兔园食甘草”,即投算转安卯上,大呼朱雀下。次到寅上取第三算,阴诵“猛虎耽耽来到巳”,即投算转安巳上,大呼腾蛇下。即于卯上取第四算,阴诵“兔入牛栏伏不起”,即投算转安丑上,大呼勾陈下。以次辰于辰上取第五算,阴诵“龙入马厩因留止”,即便投算转安午上,大呼白虎下。次于巳上取第六算,阴诵“腾蛇宛转归申里”,即投算转安申上,大呼玄武下。次子日四孟之日,地户不成,将初筹成上算安午位,投于辰,阴诵“马入龙泉饮甘水”,地户便成。乃出地户乙,入天门丙,取丑上算,开天门取申上算,闭地户。仍出地户,入天门。时左手提刀,画地闭之,乘玉女庚上去。他皆仿此。

  右伴十二次并随日辰为投算之首,晓达之士秘而行之。

【上一篇】 【回目录】 没有了